未分类

祝福法治“梦”

No Image

祝福法治“梦”   法治是在混沌均衡的宇宙里规范人类社会的运作。如果每个人只是从某个体系的漏洞过度偏执地挖掘下去,很容易导致类似特朗普那样的偏执,会加剧文化冲突。因此比较妥当的积极方式是 取其精华、弃其糟粕,相互包容、和平共存,在求同存异中促进各种信仰的文明融合。   应该知道:亿万网民是无法像曹德旺那样搬到国外的。因此,如果腾讯、阿里巴巴、华为等没打算撤走,请一起祝福法治梦吧!请大家奔走相告,祝福法治梦吧!   祝福习近平早日完善“法治”梦! http://dragonwisdompress.com/zh-hans/On-Rule-of-Law/   Spiritual Sovereignty is the Soul of a Civilization. 拓展文明空间,包容多元文化。   温家宝:做人做事,心胸不可太狭隘。 毛泽东:从孔子到孙中山的所有文明精华都应该融合。对待历史应当取其精华、弃其糟粕。 习近平:不忘初心,继续前进。   马克思的唯物辩证法本身也类似包容万物运动的周易哲理。从周易哲理的角度看,马克思本人的思想境界实际上是处于半无神论、半幽灵境界的混沌状态。从法治规范的角度看:除了持枪权有待完善外,可以公开地把共产主义当成与佛教、基督教类似的“神圣”信仰来看待。各种宗教理念都要遵守法治秩序,不可以任何借口把某一种抽象的理念在具体的社会中确立为最崇高的抽象专政,而对其他理念搞排斥压迫。

神化毛泽东,就不该打倒邓贼

No Image

神化毛泽东,就不该打倒邓贼                                                                — 法治是在混沌均衡的宇宙里规范人类社会的运作 据说春节期间去韶山朝拜毛泽东的人数有几十万。假设这个统计数字是接近真实的,跟地产领域的泡沫数字是不一样的,那么,这就意味着,在无神论的国家,有相当一批老百姓在内心深处是自发地把伟大、光荣、正确的开国领袖毛伟人当成鬼神一样敬拜。   假设这些人敬拜伟人的动机也是神圣的,是不带有过分的世俗功利主义的企图,那么,把无神论者当成鬼神敬拜,这种事情,本身也有助于遏制无神论过度泛滥的乱象。   从周易哲理的角度来看,任何一种理论,被过度运用到极端,就会导致物极必反的乱象。   马克思主义虽然主张无神论,但马克思本人经常是把共产主义当成一种幽灵似的理论,用来突破过度崇拜资本的社会压迫。   因此,从周易哲理的角度看,马克思本人的思想境界实际上是处于半无神论、半幽灵境界的混沌状态。   网上流传温家宝做人的基本原则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047418852302313 强调做人做事,心胸不可太狭隘。   马克思主义的核心精华并不是无产阶级专政或无神论专政,而是唯物辩证法哲理和强调公平分配的政治经济学理论。唯物辩证法与周易哲理包容万物运动的智慧是类似的,也符合温家宝强调的心胸不可太狭隘的宽容理念。   法治,是用条分缕析的规范去治理社会。法治要畅行无障碍,必然要求执法者能够思想充分地面对一个包罗万象的社会运作,意味着执法者也须具有类似马克思唯物辩证法、包容万物的周易哲理智慧,而这种智慧与温家宝所提倡的心胸不可狭隘的宽容理念也是一致的。   从这个角度来看,依法治国的倡议者不必要迷恋于过度偏执的狭隘专政,因为狭隘的专政思维背离了唯物辩证法、周易哲理和宽容对待多元文化的文明积淀。   不一定所有的人都把无神论者的伟人真心地当成神圣的偶像进行敬拜,但既然质疑这种神圣的敬拜可能加剧文化分裂,那不如顺其意而为之,让共产主义(或一些人所强调的毛泽东主义)升级到宗教情怀的高度,也就是公开地把共产主义当成与佛教、基督教类似的“神圣”信仰来看待。当然,在这么做的同时,还应该强调各种宗教理念都要遵守法治秩序,不可以任何借口把某一种抽象的理念在具体的社会中确立为最崇高的抽象专政,而对其他理念搞排斥压迫,进而导致抽象的宗教概念披上了世俗贪婪的外衣,而那很可能让某些居心叵测的人物制造出各种人间灾难。 俄罗斯曾经立法禁止人们议论某些敏感的历史话题。为了缓解文化分裂的紧张局面,中国也可采取类似的立法。 […]

祝福习近平早日完善“法治”梦

No Image

祝福习近平早日完善“法治”梦 中南海如何化被动为主动? 法治标准大讨论,解放思想,促进法治   大陆的专政思维被滥用,已经泛滥到对水、空气进行随意污染、任意专政的程度了。与之对应的是,台湾的选票政治被扭曲,也已经到了危机严重的程度 — 日裔后代利用选票政治的漏洞,在带有台独倾向的民进党上台后,公开斥骂台湾华人 — “支那猪”滚回支那。   一些台湾学者经过认真研究发现,台湾的新领导人也带有日本血统,民进党里有不少日本后裔。   这些乱象让人们不得不思考一个无法回避的问题:什么样的法治可以避免纳粹复辟、避免类似屠杀犹太人的种族战争或种族内部的自相残杀?   台湾的法典已经够多了,强调公平正义的法律条文可以说是汗牛充栋,但仍然无法避免类似纳粹复辟的日本武士专政,其根本原因是没有持枪权的选票民主带有很多不稳定的因素,而居心叵测的政客很容易利用制度漏洞制造出各种人间悲剧。   实践表明,没有持枪权的法治难以制止类似希特勒、斯大林那样的政客制造灾难。   没有持枪权的法治是跛脚的;而如果缺乏敬畏生命、敬畏精神主权的信仰文化,空谈持枪权,那就会很危险。 Without gun rights, Rule of Law is lame; without respect of life or spiritual sovereignty, gun rights can be dangerous.   法治的核心原则是枪主人权、敬畏生命。选举论道只是民主政治的表现形式。 So the core principle of law is respect of gun rights and human rights […]